合作医院

郑州阜外医院大转移:百只冲锋舟接送病患一日

  7月20日至21日,位于郑州中牟县的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被洪水围困。医院大楼耸立,楼底被1米多高的洪水包围,形同“孤岛”。医院断水、断电、断网,数千人被困。

  22日下午,人们趴在医院二楼的栏杆处张望。冲锋舟开进医院,救援人员划进门诊楼大厅,停靠在已搭建好的平台处,载着一拨又一拨的轻症病患及家属离开。

  黑红相间的直升机掠过中牟县上空,飞往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顶楼,转移重症病人离开。

  现场指挥的河南消防救援总队副总队长张修栋介绍,当日各方救援力量疏散营救该院2400余病人和医护人员,协调空运力量营救危重病患者26人,并向医院内部运送物资10000余件次。

  7月22日,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门诊楼外,救援人员正在分批转移被困人员。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

  心血管门诊部护士郑芳记得,20日晚上6点左右,她去医院的地下一层餐厅吃饭,当时餐厅还没被淹。

  20日晚上9点左右,儿童心脏中心医生宋华收到护士长的消息:“在院职工都去医院地下一层集合,水涌进地下车库了。”宋华跑到车库门口,和其他职工一起将沙袋垒成“矮墙”,试图阻挡积水渗入楼内。

  “水位还是在上涨,沙袋也没用。”郑芳说。医院地下一层有地下车库,当晚雨水涌进后,停在车库里的车无一幸免,全部被泡在水中。此外,地下还有设备科的办公区,存放着一些待维修的设备。

  “到晚上时,水开始将地下一层淹没,我们赶紧撤离。回到一楼发现,那里也开始进水了。”宋华说,医院领导通过微信群通知医护人员,把所有病区的电子药柜门打开,防止停电之后无法使用,同时让他们把充电手电筒、床单、板子、车等应急物品拿出来备用。

  郑芳记得,停电之前,医院便发来通知告诉他们做好断电准备,“那时手机还有信号,能接到通知。”停电后,医院停水,手机也一直没有信号,他们几乎和外界失联。为了保存电量,她将手机关机,“有时候找找哪里有信号,再开机给家里人报个平安。”

  医院一位实习医生回忆,他住在门诊楼隔壁20米外的宿舍楼中,21日早上7点,他看到住在一楼的医护人员开始往楼上搬运宿舍内的物品,当时宿舍楼内的积水差不多淹没过膝盖。

  “我在楼上正好能看到外面的车,早上刚起来时,积水淹到了车门,到了中午,车顶都看不到了。贾鲁河只在医院的百米外,对这个片区影响太大,21日雨基本已经停了,但是医院的水位却在不断上涨。”这名实习医生说。

  医院逐渐成为了一座水中“孤岛”,病人、家属及医护人员等数千人被困在“岛”上。

  7月22日,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积水已没过救护车车体大半部分。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

  据官网介绍,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有重症监护床位132张,其中成人心血管外科重症监护床位60张、儿童心脏中心重症监护床位30张、冠心病重症监护床位24张、综合重症监护床位18张。

  “停水停电意味着手术和大型检查等所有的医疗工作都要强制暂停,儿童心脏中心的80多名婴幼儿也被及时安顿。”宋华说,因为提前预警,20日晚上,儿童心脏中心已经取消了所有预备手术,因手术推迟的孩子现在状况也良好,一直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出现。

  “我们在断断续续出现信号后,紧急向外界发出求救。”宋华说。虽然物资紧缺,多位婴幼儿家长拿出自己的食物分给其他小孩、孩子家属及医护人员。

  “病人不走,医生就要一直在。”宋华记得,医护人员有人从家或者从宿舍楼蹚着没过胸口的水来到医院,再换上一身衣服重新工作。

  21日下午3点多,一些救援物资通过皮划艇送到医院。据一位护士介绍,当天只有水、面包、火腿肠等物资,病人按病区来进行领取,护士也会统计好一个病区有多少患者和家属,来进行分配。

  医院原本的几个小型号发电机勉强支持起医患的需求,后来有人送来大的工业发电机,保证了监护室的用电。手机可以充电了,医院的几处窗户外面也能间歇性收到信号。

  21日下午,20余公里外的河南省人民医院派出直升机,转移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的重症患者。

  河南省人民医院宣传部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,21日开始,医院共动用两架航空救援直升机循环作业,由于直升机每次只能运送一名重症患者,所以要不断地往返于河南省人民医院和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。“我们还出动十几辆大巴车,通过冲锋舟接引患者,全力保障转运畅通。”

  河南省人民医院航空救援中心陈主任记得,当日他们通过直升机转移了5个重症患者。

  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副院长高传玉表示,22日凌晨,医院领导干部讨论决定,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将病人转移到河南省人民医院。早晨7点,他们开始通过皮划艇转移普通病人。

  7月22日,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门诊楼外,救援人员正在分批转移被困人员。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

  22日,更多的救援队伍涌入这座“孤岛”。当天早上,江西省消防救援总队派出的增援队员赶到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。

  江西一位赶到现场的消防指战员表示,他们到场时,发现解放军、武警、民兵以及社会力量等都已经在救援,岸边堆放了很多氧气瓶、发电机等物资。

  据他回忆,现场的冲锋舟、皮划艇特别多,进医院的时候“还蛮费劲”。“医护人员会帮我们将物资放在艇上,艇上往往比较满,对面返回的皮划艇、冲锋舟等开过来的时候,水浪会使我们很颠。”

  他所在的队伍共准备了5艘皮划艇,但考虑到人员过满造成危险,“每趟运输一般控制在6到8人。”

  22日午间,新京报记者乘坐橡皮艇进入院区,该院区两条南北方向的道路上,均有救护车被淹,积水已淹没车窗,部分SUV车只能看到车顶。医院外面写着“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”的碑被淹得只剩下一点点边缘,有人站在碑上临时避难。

  记者目测医院外水深在1.5米左右,医院一楼积水不到1米,水没过了救援人员的膝盖。

  等待救援的人们扒在医院二楼的栏杆处张望着,一个个蓝色、黑色、橙黄色的冲锋舟开进医院,他们从医院三公里外地势较高的浅水处出发,划进医院的门诊楼大厅,停靠在门诊楼内已经被淹没的扶梯处,又载着一拨又一拨的轻症病患及家属离开。

  黑红相间的直升机掠过中牟县上空,飞往医院顶楼,医护人员正忙着转移重症病人离开,其中有用到ECOM的病人、需要插管的病人等等。

  在门诊楼大厅内,左右两侧的电梯均已被水浸泡,黄色的安全警示牌、绿植盆栽、病历本等漂浮在水面上。门诊楼二楼的扶梯口处,被困的患者及病人家属聚在这里排起长队,医护人员正在组织他们有序撤离。

  现场指挥的河南消防救援总队副总队长张修栋介绍,在河南消防救援总队的统一协调下,县城出动河南消防救援力量和江西省消防救援总队援郑消防队800多人、200多艘船只。统筹协调指挥各方救援力量疏散营救2400余病人和医护人员,协调空运力量营救危重病患者26人,并向医院内部运送物资10000余件次。

  7月22日,河南省人民医院通过直升飞机解救被困人员。图源:河南省人民医院

  “目前解放军、消防等力量都在进行救援,如果顺利的线日晚上应该能将病人和家属都转移到河南省人民医院。”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副院长高传玉说,有十几个重症病人,比如需要连续吸氧的病人,他们会考虑转移设备还是就地救治。

  据河南省人民医院宣传部负责人介绍,由于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外被积水包围,且水位较深,大巴车无法直接进入该医院内,需要冲锋舟将被困人员从医院内接出,再运送至大巴车上。

  “冲锋舟与大巴车是绑定的,冲锋舟上运送过来的被困人员会直接送至大巴车上,相对空中救援而言,大巴车一次运送的人员更多,但时间相对缓慢,现场至少有十几辆大巴车。”上述负责人说。

  大巴车会将被困人员全部运送到河南省人民医院规划好的病区内,进入医院后,按照病人疾病类型将他们划分到各个病区。由于事况紧急,河南省人民医院后勤保障部、医疗保障部21日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紧急增加调配医用设备,目前各个病区的病人已经入住。

  高传玉提到,现在几乎是医生和护士原班人马跟着病人去河南省人民医院,保证对病人的照顾。“前来帮助我们转移的冲锋舟大概有百余个,截至22日下午1点,我们已经顺利转移完1200余名医患和家属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22日下午6点半,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的患者和家属基本转移完毕。现场,记者看到有重症患者通过橡皮艇转移至三公里外的接驳点,换乘救护车转院河南省人民医院。

  据高传玉介绍,医院目前最大的困难还是电力,呼吸机、除颤仪等都需要电,电的储备有限,虽然从北京、江苏、湖北等地调动了一些发电机,但是还是缺电。

  “就算是我们的人转移走了之后,但是医院储备的血液、急救的药品,还有一些特殊的抢救物资都需要电力来维持保护。”高传玉提到,预计电力修复需要很长时间,大型医疗设备的修复也可能需要很长时间。

  “目前医院还需要很长时间来恢复。首先需要排水,保证环境的安全问题,还要进行现成医疗设备的重整,我们的大型医疗设备,病人的检测、监护设备都受到了浸泡。我们会争取尽早恢复医院正常运转。”高传玉说。

Copyright2015-2020 澳门平台网址大全.,All rights reserved.    闽ICP备15007878号-3网站地图